1. <track id="p3njm"></track>
      1. <p id="p3njm"><strong id="p3njm"><small id="p3njm"></small></strong></p>
        1. <p id="p3njm"></p>
          1. Service
            服务项目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四川省及时雨典当有限公司
            手机:18080801717
            座机:028-80801717
            Q  Q:1099400707
            邮箱:1099400707@qq.com
            地址:青羊区琴台路140号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鼓励典当行做大做强***精
            更新时间:2018-08-06 14:29:55 字号:T|T
            鼓励典当行做大做强***精台湾省当铺业同业会到京考察团,看了北京相关的大典当行,大家对北京典当行的货品、资金、人员的规模都啧啧称道、
                台湾省当铺业同业会到京考察团,看了北京相关的大典当行,大家对北京典当行的货品、资金、人员的规模都啧啧称道、自叹不如、羡慕崇拜的同时也对其成本规模进行着各种猜测。席间交流到,两岸典当同仁目前均在经受经济下行带来的经营压力时,新北市当铺业同业公会陈进义理事长的话引起了笔者的思考。
                陈理事长说:台湾当铺业现在是第二次经受经济下行的冲击。上一次是98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包括台湾在内的“亚洲四小龙”房地产泡沫破裂,经济一蹶不振,当铺业受累严重。但是,当时台湾的当铺业之所以还能挺过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台湾当铺以家族企业为主,经营场所主要系自有产权,因为员工基本上是家族成员,劳动力成本相对不高,而且在非常时期还可以降低开支,从而保证了台湾当铺业没有因金融危机太受影响。陈理事长无不担忧地说,大陆典当行这等规模,成本开支该有多大?一旦发生不测,后果不堪设想!他说,我分析过,典当经营从低谷到波峰一般要经过六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大陆典当行有多少企业能够坚持下来?
                七八年前,当业内兴冲冲地到台湾考察学习当铺经营管理经验时,几乎所有大陆同仁都对台湾当铺的“小门小脸”有种意想不到的感觉。近几年,随着大陆典当行的规模越来越大,原来还对台湾当铺经营管理经验心存谦卑和敬畏的,逐渐变得高傲和不屑起来,觉得台湾当铺不过是过去的延续,与大陆典当行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而台湾当铺业投资管理人员在来大陆观摩后,确也有种小巫见大巫的自卑,特别是面对大陆日新月异的发展,台湾同仁更羡慕大陆典当投资人得天独厚的经营环境和不菲的资本实力。
                不错,经过近三十年的政策扶持,大陆典当业不论在数量上、规模上和服务能力上都取得了骄人的发展。典当企业通过各种形式的探索、学习和借鉴,快速弥补了因二十余年的中断造成的人员、技术和能力的青黄不接,缩短了大陆企业与台湾、港澳地区同业间的差距。
                然而,在骄傲的同时,典当业是否也该冷静地想一想,为什么仅仅经过十年就出现了现今大规模的经营不善甚至倒闭的现象?为什么津津乐道鼓励的大规模、厚实力的发展方式却不被银行等主流金融业的认同和理解?为什么苦心经营的团队经常会发生倒戈或身在曹营心在汉?为什么自笔者宣传了近二十年的为社会、为小微企业排忧解难仍然不能在百姓心中建立起稳固的正面形象?
                笔者以为,这与这些年鼓励的“大”有直接的关系。为了追求“大”,在管理上,入市的门槛不惜违反《典当管理办法》规定的300万元注册资本金的下线,从一千五百万元到三千万元再到五千万元,不断拔高;经营场所的面积也规定了不得低于百平方米的要求。在经营上,业务的品类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集中在大额房产抵押典当业务上,甚至一些本来民品业务做的很有成效的企业也转为单纯做不动产业务;在用人上,长时间侧重金融、财会、法律人才,而且追求高学历,忽视对鉴定人才的发现、培养、重用的机制建设,导致这类人才不仅匮乏而且不稳。在企业管理上,一是缺乏统计意识和财务意识。很多企业不会统计分析,不知道对阶段性的业务数据进行分类汇总,眼睛过度注意在如何提高收入、如何避税上,不善于透过经营数据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进行成本控制。二是崇大媚名。近些年随着企业积累的增加,一些企业动辄一掷千金引进一些不符合典当企业实际的咨询项目,结果钱散出去了,效果却没有,回过头还得用老办法、土办法。
                更为尴尬的是,在“做大”思路的指引下,一直以来典当企业以主要服务小微企业自居。结果,不仅让典当经营忘记了初心,偏离了质押业务这个精髓,一味追求“白富美”和“高大上”,在抬高了经营成本的同时,还把自己置于了与主流金融机构竞争的位置,***终导致银行监管部门断绝了资金供给。可见,鼓励“做大”实在值得反思。
                这些现象暴露了管理者和投资管理人员的盲目。典当到底适合怎样的发展?从银行的鼻祖到金融的辅助机构,典当之所以能够存活一千七百多年且仍被社会所需要,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它在经营中始终紧密地与底层生活联系在一起,始终适应着社会***底层的需要。同时,由于典当行(以前的当铺)的经营是靠赚取息费获得盈利,所以,其收费时限以月或天计,收费项目包括了利息、鉴定评估、仓储、保管等费率比较银行利息高出很多,这就决定了典当的特点是“小额”和“救急”,适合鼓励用自有资金进行经营,因而也就意味着典当企业很难做大。这也许就是台湾当铺能够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活下来的原因。否则,一旦鼓励做大,加上典当可以经营不动产业务,投资人和管理人员必然寄希望依靠银行杠杆扩大业务、争取利益******化。这对现行监管将典当列为商业服务业而言必然形成严重的矛盾。如同台湾金融监管部门不容许当铺向银行融资且不容许当铺上市一样,国家怎么可能允许一个高息费的放贷行业从银行低息融资后放贷给急需资金的中小微企业?从这个角度看,鼓励做“大”无疑只是一句套话,缺乏客观性和科学性。
                俗话说,术有专攻。典当的“术”,就是鉴定评估的能力。典当的“魂”,就是“小额”和“救急”。只要坚持这两点,典当既不会对其他相关行业造成威胁,进而做到与之相安无事;又能彰显自己的优势,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否则,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就不会有当金******额的限制;台湾、香港、澳门、新加坡等金融业高度发达的地区也不会让当铺始终处于家族这个水准上。
                因此,笔者坚持认为,应当鼓励典当做强做精。所谓强,就是要有过硬的鉴定评估技术和掌握这些技术的人、团队。所谓精,就是要不拘泥于现成的方式和方法、勇于开发符合社会需要的服务品种。这种服务品种应当精细到类似汽车零配件的分工,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确保自己在行业的独特地位。
                当然,不难想象,在目前典当尚还有口饭吃的时候,笔者的这种提法肯定不会有什么赞成者。个中缘由当然也与鼓励多年的“做大”有关。但笔者想,当典当投资人感觉真的需要回归初心时,可能已经没有了机会。因为,互联网正在改写着历史,草根们正在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尝试着各种形式的创业。今天的典当因为互联网而面临与清朝末期更为恶劣的挑战。所以,在典当已经变得典当与珠宝经营似是而非的时候,典当人真的该认真思考何去何从了!典当行
            港彩开奖结果-港彩最快开奖结果-港六彩开奖结果